當前位置:首頁 > 落戶新規指南 >
放寬落戶條件加快城市化發展將激發經濟增長潛力

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文件,要求全面放開放寬城市落戶條件,引發海內外輿論密切關注。從國際經驗來看,城市化和經濟高速增長具有高度相關性,加快城市化發展將有助于激發中國經濟增長潛力。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可持續城市發展中心主任埃利奧特·斯克拉爾對記者說,城市化與經濟發展密不可分,更高的城市化水平可以令很多經濟活動更有效地進行。
 
  斯克拉爾說,從某種意義上說,世界歷史就是不斷城市化的歷史。從歷史上看,無論是英國、美國等率先實現工業化的國家,還是日本、韓國等新近崛起的亞洲經濟體,在經濟高速增長時,無一例外都伴隨著城市化率快速提升。
 
  例如,目前美國超過8成人口居住在僅占全國總面積約3%的城市中,而一個世紀前美國城市人口比例僅約45%。同樣,日本在二戰結束之后的經濟高速增長期也實現了快速城市化。1960年,日本城市化率已達63.3%,1975年升至75.9%。
 
  世界銀行發布的一份城市化研究報告發現,幾乎所有達到中等收入水平的國家,城市化率均超過50%;所有達到高收入水平的國家,城市化率均超過70%。
 
  因此,分析人士普遍看好中國的城市化發展前景,因為中國仍有巨大城市化潛力。中國國家統計局的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大陸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58%,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3.37%。
 
  如果中國城市化率進一步提升至70%,意味著將有數以億計的人口要進入城市。這意味著勞動生產率的快速提高、消費市場的快速擴容、經濟增長潛力的巨大釋放。
 
  世界銀行研究報告的撰寫人之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邁克爾·斯賓塞表示,“結構性變化”是經濟快速增長的關鍵推動力,而城市化就是和工業化、科技進步類似的“結構性變化”。
 
  他進一步解釋說,城市化之所以被視為是經濟增長的“結構性變化”,原因主要有兩方面。其一,城市和農村勞動生產率存在巨大落差,城市制造業或服務業從業人員勞動生產率是農業等產業從業人員的3到5倍。因此,當人們從低勞動生產率的農村來到高勞動生產率的城市,必然促進經濟增長。
 
  其二,城市勞動生產率提升更快。在大城市,效率來自于人群的匯聚:人群越聚集,“知識溢出”效應就越明顯、創意更容易誕生;同時,人群密度越大,基礎設施單位成本就越低,經濟規模效應就越大。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愛德華·格萊澤在《城市的勝利》一書中寫道:從紐約曼哈頓第41街到第59街的一英里距離內,雇員人數達60萬,超過新罕布什爾州或緬因州。
 
  格萊澤寫道:“之所以能承受城市帶來的更高人力和土地成本,唯一理由是城市能帶來足以抵消這些成本的生產效率優勢。”
 
  不過,值得擔心的是,城市化并不總是受到歡迎。斯賓塞援引聯合國一項調查結果說,全球絕大多數政策制定者都傾向于抵制城市化而非歡迎城市化。這主要是因為城市化會帶來一系列“副作用”:交通擁堵、環境污染、街頭犯罪、貧富分化、疾病擴散……
 
  城市化就如同“催化劑”,在帶來高速經濟增長同時,也激化了社會和政治矛盾。這使得人們對城市化存在矛盾情緒:歡迎城市化帶來的經濟福利,反感城市化帶來的社會和政治難題。
 
  并且,這種矛盾情緒往往容易轉化為“權宜”的政策選擇:在經濟高速發展期抑制城市化,控制城市化帶來的問題;在經濟下行期則鼓勵城市化,期待用城市化來刺激經濟發展。不過,城市化是經濟規律,而非政策權宜。即便是那些城市化率已經超過70%的發達經濟體,人口也依然緩慢地在向大城市流動。
 
  斯克拉爾對新華社記者表示,到2050年全球70%以上的人口都將生活在城市之中,因此如何利用通訊和信息技術革命驅動的新經濟發展、為這一龐大人群創造良好生活,是實現公平且可持續的城市化發展的一大挑戰。

? 十二生肖的后肖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