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落戶新規指南 >
戶籍制度影響農業轉移人口群體的消費能力 做好三樣

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后,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明顯增強,連續五年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一推動力。然而,中國居民消費在GDP中所占比例與世界平均水平仍存在一定差距。未來居民消費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特別是農業轉移人口城市化帶來的巨大消費需求,無疑將為我國經濟的穩定發展提供重要支撐。
 
戶籍制度的影響
 
農業轉移人口群體的消費能力
 
作為一個發展和轉型過程中的大國,結構因素,特別是城鄉二元結構對居民消費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2018年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為2.69%,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水平為城鎮居民的46.4%。城市化作為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增加人均可支配收入,從而促進消費增長和消費結構升級。這是現有研究中基本達成的共識。因此,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農民在城鎮安頓下來,改善消費環境,提高消費能力,改變消費,將有助于提升農民在溫飽、住房、交通等方面的消費水平。
 
國際經驗表明,隨著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消費率將呈現先降后升,逐步趨于穩定的軌跡特征。然而,中國的城市化進程與消費率的變化之間存在著矛盾,即隨著城市化率的提高,我國的消費率并沒有得到提高。由于戶籍制度的存在,我國城市化水平的衡量主要關注兩個指標:居民人口城市化率和戶籍人口城市化率。前者是城市人口的比例,后者是非農業人口的比例。雖然近年來中國城市化率穩步上升,但居民人口的城市化率從2000年的36.2%上升到2018年的59.6%,戶籍人口的城市化率從2000年的24.7%上升到2018年的43.4%。但兩者之間的差距也在擴大。如此大的差距意味著兩億多農村居民實現了從農村到城市工作生活的職業或地域空間的轉變,但沒有實現身份認同的轉變,成為一個龐大的農業轉移人口。農業轉移人口城市化所產生的巨大內需,無疑將為中國經濟的穩定快速發展提供重要支撐。
 
加快新城市化建設
 
激發農業轉移人口的消費潛力
 
十八屆全國代表大會以來,中央提出了“國務院關于推進新城市化建設的若干意見”和“促進城市1億非戶籍人口安置”,以促進農業轉移人口的城市化,降低人口半城市化率,促進以人口為核心的新城市化進程。加快新型城市化建設是加快城市化進程中解決內需不足問題的關鍵。因此,在統籌城鄉發展的基礎上,提出了擴大農業轉移人口消費需求的政策建議。
 
第一,要加大對農業轉移人口的服務力度,確保農業轉移人口群體能夠消費。
 
要進一步完善新型城市化建設的頂層設計,加快農業轉移人口的城市化進程,增加對農業轉移人口就業的支持和服務,促進農業轉移人口可支配收入的快速增長,確保農業轉移人口群體能夠“消費”。
 
一個是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城市化進程伴隨著大量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充分就業是農業轉移人口就業和收入的重要保障。地方政府應加強全方位的公共就業服務,推進農業轉移人口職業技能培訓,提高素質。應優先提供基本公共服務,如職業技能培訓,并應作出更大努力,與生活貧困人口眾多地區的農村窮人聯系起來。在城市化進程中,要進一步加快我國第三產業的發展,為推進城市化進程提供充分的就業保障,以達到增加居民消費的目的。二是減少農業人口向城市轉移的限制和障礙。降低農業轉移到城市的成本,使更多的農民更容易在城市工作;嘗試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擴大公共租賃住房,將廉租住房轉移到農業轉移人口的覆蓋范圍。(C)增加對移居城市的農村居民的職業培訓,以提高他們的收入水平,并進一步提高他們的消費水平。第三,增加農業轉移人口公共服務支出。包括農業轉移對人口的醫療保障、社會保障、兒童教育以及住房建設保障等。加大城市兒童流動人口的供給,認識到公立學校普遍向隨遷兒童開放,完善兒童流動地參加高考的政策。通過調整政府支出結構,增加農業轉移人口公共服務支出,釋放內需增長的強大潛力。
 
二是要提高和提高農業轉移人口的公共安全水平,確保農業轉移人口“敢于消費”。
 
進一步提高農業轉移人口的公共安全水平,全面建立城鄉居民醫療保險、社會保障、養老統一制度,不斷擴大覆蓋范圍,穩定農業轉移人口的支出預期,確保農業轉移人口“敢于消費”。“推進城鄉居民統一醫療保險制度的建立,提高各省、地區住院費用的網上結算率,促進遠程醫療和社區醫院的高質量發展。”促進城鄉居民養老保險的擴大,引導各地區建立統籌基本養老保險待遇和調整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的機制。短期內,要擴大農業轉移人口養老保險的覆蓋范圍。降低養老金繳費率門檻是擴大養老金覆蓋面、提高參保率的有效途徑之一。建立相對獨立的低繳費、低待遇的“雙低”養老保險制度,符合農業轉移人口的實際情況,是一項可行的政策。對于低收入農業轉移人口群體,政府應對其個人賬戶進行補貼,使其達到最低支付標準。補貼標準與農業轉移人口的工資水平掛鉤,并隨著工資水平的變化而動態調整。對于農業轉移人口參與率高的企業,政府應給予一定的補貼或稅收優惠。從中期看,政府應提升“雙低”模式,提高協調水平。農業轉移人口比例和城鎮職工工資比例將逐步指數化,根據這一動態指標,農業轉移人口的貢獻率和貢獻率將逐步提高,繳費在總賬戶中的比例將增加,農業轉移人口將通過轉換和補償將保險自由納入城鎮職工和職工保險,使其順利融入城鎮職工老保險體系。從長遠看,我國需要建立多支柱養老保險制度,充分調動政府、企業、個人、家庭和社會等資源,實現農業轉移人口養老融資渠道的多元化。
 
第三,加強戶籍制度改革,確保農業轉移人口“消費意愿”。
 
我國城鄉分割的二元經濟社會結構,導致長期以來城鄉居民在消費習慣和消費觀念上的顯著差異。城市化進程有助于促進農業轉移人口消費習慣的轉變和消費水平的提高。由于現行戶籍制度的局限性,戶籍城市化進程遠遠落后于人口城市化進程,城市化進程的滯后加劇了農業轉移人口的儲蓄動機,制約了農業轉移人口及其農村家庭成員的消費增長。同時,由于戶籍狀況不能完全融入城市,大多數農業轉移人口都有返鄉的期望,因此更多的是按照農村消費儲蓄的模式安排。這種低質量的城市化模式嚴重影響了內需的擴大和經濟增長,阻礙了城市化對消費的充分發揮。因此,要進一步推進戶籍管理體制改革,優化城市化布局,促進農業轉移人口真正融入城鎮,確保農業轉移人口“愿意消費”。各級地方政府要積極響應已出臺的各項政策安排和要求,充分放開和放寬安置條件,全面取消對重點群體安置的限制,從而使居民的基本公共服務和基本權益與戶籍脫鉤,實現公民地位的無差別,從而有效刺激消費,降低儲蓄率,從而逐步降低城市半穩定率,從而促進全民消費水平的提高。
 
只有不斷加大對農業轉移人口的支持力度,完善農業轉移人口群體的社會保障服務,加快戶籍制度改革,減少對農業轉移人口群體就業、福利和身份的長期歧視,實現農業轉移人口與城鎮居民的平等權利和社會融合,減少農業轉移人口預防性儲蓄動機和社會融合意識,才能使廣大人民特別是農業轉移人口“消費”、“敢于消費”、“愿意消費”,然后提高他們的消費水平和福利水平。

? 十二生肖的后肖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