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招賢納士引才 >
記者走訪調查:高技能人才短缺,究竟為什么?

經濟競爭的關鍵在于人才的競爭,特別是高技能人才的競爭。近日,國家統計局湖南調查隊對全省部分企業高技能人才需求情況進行了調查,發現不少企業高技能人才緊缺。
 
在產業結構轉型升級不斷擴大對高技能人才需求的形勢下,湖南省高技能人才的供給如何大力倡導“工匠精神”,以及人們為什么不愿當工人。近日,記者走進我省技術學院和部分企業以及政府有關部門,對高技能人才的培養進行調查。
 
企業渴望“技術”
 
“現在最頭疼的是技術人才難找”,10月11日,長沙藍田科技人力資源部部長何佳告訴記者,為了引進高素質的技術人才,企業正在想方設法。
 
今年7月,衡陽職業技術學院舉辦了應屆畢業生校園招聘會,吸引了全省近百家企業招聘“大”人才。
 
在這次招聘會上,藍天科技和其他許多公司一樣,為高技能人才打出了“高價牌”。招聘數控操作人才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有證書的應屆畢業生可以直接拿到7000元的月薪,實習期間的補貼也在2000元到2500元之間,“何佳介紹說,一些新成立的專業和行業也缺乏人才,比如數控機床操作專業,社會需求量大,很少有人才儲備。許多企業已經明確表示,他們將需要學校能提供的盡可能多的人。
 
“我們有兩個學生去了華為,他們的月薪漲到了一萬多元!”衡陽職業技術學院一位負責人說。隨著產業結構的調整升級,企業也在尋求創新的發展路徑。制造業自動化水平不斷提高,機械代替人工成為趨勢。大型企業生產車間的自動化普及率幾乎達到90%。因此,在高職院校懂得“管理機器”的學生,就成了各單位爭相爭取的“甜蛋糕”。
 
在一些新興產業,高技能人才的短缺是顯而易見的。例如,在“智能制造”領域,今年對創新型技術人才的需求顯著增加。一些企業,如3D技術、智能高端裝備制造、機械工程設計等工程師,每年的工資約為30萬元。”“人才價格高”是由供求關系決定的,因為企業需要根據不同的客戶需求定制工業機器人,這與標準自動化設備完全不同,對技術人才的專業水平和創新能力要求特別高,雖然許多企業仍處于“哭訴覓食”的狀態,因此高工資的招聘是必然的選擇。
 
從湖南省人才市場招聘情況看,企業急需的高技能人才供不應求。對于一些重要崗位,企業月薪在2萬元以上,但只能留出“空位”來尋找合適的人才。
 
高技能人才培養“重用、輕訓”
 
高技能人才很難招到。這種現象已經存在多年,其原因是非常復雜的。
 
長沙航空技術學院龔天淼、楊紅、朱國軍等專家經過長期調研發現,雖然近年來湖南省高技能人才培養規模不斷擴大,但培養體系逐步完善,而高技能人才的發展也取得了一些成績,還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專家認為,目前高技能人才的培養與企業的實際需要不符。職業教育作為培養高技能人才的重要途徑,目前仍存在著產教結合不夠、校企合作激烈、專業設置與產業需求脫節、課程標準發展滯后等現象。在工業和技術領域,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之間沒有聯系,高技能人才培養質量難以滿足企業的需要。
 
雖然“大人才”的概念越來越流行,但受傳統文化和觀念的影響,重教育輕技能的觀念對社會仍有一定的影響。專家指出,社會地位高、待遇低、發展渠道不暢、高技能人才尤其是一線勞動者社會保障水平低的問題依然存在。人才培養培訓整體投入不足,高技能人才發展的社會環境仍有改善空間。
 
校企深度合作迫在眉睫
 
過去,隨著新中國的發展,我省技工院校以工業學校和企業辦技工學校為主體。可以說,有了校企合作的天然基因,招生目標,即招生,基本上可以實現。目前,工業和企業辦技校的比例已降至技校總數的一半以下。由于缺乏財政投入支持,特色突出的技工學校逐漸減少,而其他類型的職業教育已不能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
 
龔建華認為,為解決高技能人才供需矛盾,迫切需要加強校企深度合作。要創新職業教育人才觀,樹立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職業教育理念,回歸教育本質。高技能人才不僅注重職業技能的培養,更注重職業精神和人文情懷的培養。高職院校以培養高度綜合性的職業技能和精神人才為目標,職業精神的培養應貫穿于教育教學的全過程。
 
“中國過去30年的發展是一個資本為王的時代。只要有資金,生產就不愁找不到符合要求的人。在我國人口紅利消失、消費結構升級的今天,低端制造業已經沒有市場,人的因素成為企業發展的最重要因素。缺人、缺高素質的一線員工已成為企業面臨的普遍情況。”
 
黨的十九大代表、湖南天雁機械有限公司一線操作工、熱鍛分公司鍍鉻班班長甘俊華說,正是因為這種痛苦,許多企業開始伸出觸角,與職業技術人員合作。培養企業所需人才。
 
甘俊華認為,政府應制定引進人才的政策措施,在入戶指標、就業、家庭成員子女入學等方面給予優惠政策,為高技能人才提供生活和工作幫助。
 
其次,各類企業要從自身長遠利益出發,落實國家有關職工繼續教育制度,有計劃、有規律地開展職工職業培訓。每年都會派出一批技術好、責任心強、有發展潛力的青年到高校或發達地區學習、培訓和掌握先進技術。
 
讓好政策扎根
 
此外,新規劃還明確,要建立“職業教育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考試招生辦法,為學生提供多種高等職業教育招生學習方式,探索長期學習體系,培養高端技術人才。
 
一些高技能人才省份也在不斷招聘,加快技能人才建設。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日前下發《關于加強技能人才培養和建設技能工人大省的意見》,鼓勵企業實行協議工資、工程工資、年薪制、股權制、期權制等分配形式,從而提高技術工人的收入水平。浙江省規定,對緊缺的技術人員和高級技術人員,每人每月給予5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政府崗位津貼;重慶市在《關于大力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的決定》中規定,提倡對高級工、技師、高級技師實行每人每月180元、280元、480元的崗位技能津貼。
 
“在高技能人才建設中,一定要把好的政策扎根”,全國政協委員張恒臻要求采取政策完善、輿論引導、制度保障等措施,使技術人才更加體面地工作,更好更快地成長,使崇尚勞動成為全社會的情感認同和自覺行動。
 
張恒珍強調,要加強《關于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意見》的貫徹落實,建立政府性培訓基金,促進政府統籌使用失業保險基金和專項就業基金開展社會專項培訓,利用地方教育。追加專項資金支持企業開展員工培訓。
 
基層聲音:讓技術人員成為高收入群體
 
來自長沙縣的電焊工人皮永強認為,技術工人的教育看似簡單,但需要認真培訓和長期實踐。高級技術工人大多出身于“熟能生巧”。要營造“崇尚一技之長”的良好氛圍,必須完善勞動用工制度設計,就提高技工待遇達成共識。
 
衡陽市鉗工胡華樹認為,在提高技術人員收入水平的同時,更重要的是打破技術人員發展渠道狹窄的瓶頸,盡快建立適應青年技術人員成長進步的激勵機制,提高技術人員的認可度。在公眾心中,讓他們覺得做一名技術工人并不比大學生差。
 
一些接受采訪的技術工人說,徹底解決“技術工人缺乏”的問題需要徹底的體制改革。事實上,許多技工學校對社會的意義并不一定低于一些科技大學,但社會卻給這些技工學校貼上了不公平的標簽。
 
 

? 十二生肖的后肖有哪个